行業資訊

互聯網“藍海” 典當闖得如何

                            更新時間:2016-05-20 09:48:06  作者:王菁菁  信息來源:中國商報•典當融資導報 
        近年來,典當牽手互聯網是一個頻頻被業界論及的話題。從早幾年一些互聯網金融平臺的陸續露臉,解決融資、債權理財等方式成為熱門關注,到如今一些平臺逐漸歸于沉寂,抑或是跟典當“漸行漸遠”,業界又在探索中不斷產生新思考,有的觀點甚至打破了原有的一些理論定義……這條路,典當究竟走得如何?與典當搭界
    中國商報記者注意到,所謂“典當+互聯網”,于2014年前后出現的一批互聯網融資平臺,算是這一領域中較早“試水”的群體。彼時,淘當鋪、雍和金融等都是讓典當業內人士比較耳熟的名字。事實上,在當時,一方面是社會的網絡化,另一方面,典當傳統經營的瓶頸已經開始初步顯現,圈外人瞄準了這一塊“洼地”,圈內人也希望借助互聯網來為行業注入更多活力。
    既然先行者已經邁出了這一步,當然就不乏跟風的。尤其是自2015年以來,“互聯網+”成為熱門詞匯,各行各業都在提倡創新,加之同年下發的《商務部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引導和支持典當行做好中小微企業融資服務的通知》中明確鼓勵行業嘗試接觸互聯網,以互聯網的強大優勢為載體,更好地服務于實體經濟、小微企業,各界回應更加熱烈。
    較早牽手典當的平臺運營商,基本還是集中在解決融資與債權理財上。
    例如淘當鋪創始人王一在向中國商報記者談起規劃初衷時就表示:“在一些二三線城市,相當一部分典當行缺乏強大的鑒定團隊來保障民品業務開展,那么遇到有需求的客戶,而典當行又缺乏能力來做時,可以介紹給我們,這樣既不占用典當行本身的放款額度,不用擔心風險,典當行又能從中獲取一定比例的提成作為回報。”
    如果說,淘當鋪的主營模式是以小額、小單為主,合作機構并不僅限于典當,雍和金融的“和典貸”業務則更顯針對性。據雍和金融總裁張智淼介紹,他們的模式是,當典當行受理借款項目,按照典當流程辦理抵質押手續后,將項目推薦到“雍和金融”平臺發布,項目借款人為典當行當戶,雍和注冊會員(投資人)在線投資,募集的資金直接發放給借款人,借款人按期還本付息,借款人不能履約時,由典當行負責追償。
    除此之外,借助平臺以債權流傳成高息理財產品,早兩年曾在業界都有所冒頭,在引發討論的同時,也有人直言其具有“打政策擦邊球”之嫌。不過近兩年來,鑒于房地產等市場的不景氣波及,典當回歸民品的呼聲越來越高,記者發現,理財的模式推廣有所收斂,將民品作為載體的模式正在被新入市的互聯網金融平臺所重視。
    “據我觀察,目前存在的‘典當+互聯網’有這樣幾種:一是營銷,比如通過平臺撮合業務的模式,幫助典當行對接客戶,推廣互聯網營銷工具;二是管理,比如研發推廣典當的業務管理系統、微信典當等,借助互聯網系統工具來提升典當行的管理;三是風控,比如互聯網征信、第三方信息資源等,旨在通過各類信息的整合,提升典當行獲取客戶信息的能力;四是絕當品處置,包括典當行在電商網站開設絕當品商城,與平臺合作做線上線下結合的絕當品銷售活動。”一位長期關注于此的市場分析人士指出。他特別表示,這些模式中,民品確實逐漸受到更多重視。
存芥蒂嗎
    然而,對于一些互聯網金融平臺而言,幾年下來的反饋表明,與典當合作,這塊“蛋糕”似乎并不那么容易“吃”。譬如采訪中,王一就坦言,截至目前,他們合作過的典當企業數量還不到全國典當行總數量的10%。張智淼也表示,“如果對實質收益僅僅界定為短期內幫典當企業帶來多少利潤,或者僅以某幾個具體的經濟指標來衡量,那么典當與互聯網的結合的確還沒到讓行業‘喜大普奔’的那一天。”而且,“這一兩年不斷有牽手典當的互聯網平臺出現,但能夠堅持做下來的不多。”
    不少典當業人士對此也有同感。“前幾年較早出現的那一批互聯網金融平臺對接典當,現在感覺有的正在逐漸沉寂;而在仍然存在的平臺合作模式中,雖然有的聯手行業協會進行宣傳、合作,但整體看來,抱著觀望態度的典當行還是占了絕大多數。”幾位有著多年典當從業經驗的經營者如此說道。
    “理論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原因何在?對此,雙方也是各執一詞。平臺創辦者普遍認為,如果平臺僅僅把典當當成交易對手,要么提供資金支持,要么聯合做民品銷售、質押,還是屬于一個淺層次的融合,而要想讓典當行和平臺發揮各自優勢,把服務放到用戶乃至實體經濟上,不僅需要一定時間,也需要成本。
    采訪中,王一給記者講了一個令他印象深刻的例子:“之前我們曾打算聯合典當行做廣告,按照計劃,一個城市砸200萬元廣告費,平均到一家典當行身上大概是十幾二十萬元。但不少典當行認為看不到及時的回報,最后這筆錢只能全部由我們自己掏。”他還感慨道,最近蘋果公司投資10億美元給滴滴出行的消息就讓自己感觸頗深,“坦白說,當前資本市場中,互聯網這個領域的氣氛并不是特別好。而且這種運營需要的不是小成本,可以說,幾百萬元砸進去,可能連一點兒水聲都聽不到。”
    思維比較固定,不愿意跟人“分一杯羹”,而且管理水平需要提高,這是平臺方對典當行業的普遍看法。而在相當一部分典當行經營者眼中,跟平臺合作時,“一是典當行提到融資服務會本身敏感,一旦互聯網金融平臺合作,跟P2P掛上了鉤,不少典當行就會有顧慮,擔心給自身造成不良影響;另一方面,確實在合作中存在這樣的情況:有平臺收了客戶的當物,轉身又以平臺的名義將物品拿到典當行典當,賺差價,跟之前宣傳的不符。”有知情人士透露。
該怎么做
    既然存在這樣那樣的顧慮,于是有人提出,是不是可以由典當人自己來打造平臺?中國商報記者了解到,當百家就是一個比較典型的例子。其創辦者薛輝至今已經做了20年典當。他告訴中國商報記者,以河南為例,近兩年來,一些原本的擔保投資公司經營者開始轉行投身典當,卻還是在以擔保的模式、思維做業務。“我感覺典當行做營銷,整體看來依然是個薄弱環節。而通過互聯網搜索引擎、微信公眾號推廣宣傳,能夠起到讓典當企業在百度優化中起到排名領先等效果。所以‘當百家’就從質押這種既代表行業特色、在當前看來又比較安全的模式入手,在鄭州的東、南、西、北四個方位各選擇了一家典當行作為合作對象。前期我們的員工在近一年中就發放了180萬份宣傳單頁。截止去年年底,這4家店的民品業務不僅量有所翻番,合計辦理典當業務筆數也占了鄭州市這一總筆數的1/3、河南省的1/4。其中一半業務都是來自互聯網平臺的導流。”薛輝說,“這樣做的目的還是宣傳行業、企業,促使民眾能多接觸典當,才有可能發生業務。”
    然而,對此也有社會化營銷的專業人士提出,不管以何種平臺入手,做“互聯網+”就是應該要發生更多的可能,“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網羅不到的。”從這個意義上分析,如果受地域性限制,難以稱為真正意義上的“互聯網+”。而且,“互聯網+”需要的無疑不光是典當方面的人才,單純“自給自足”仍然存在薄弱之處。
    當然,典當傳統經營的地域性,決定了這本身就是一種矛盾。從政策環境、典當自身等層面綜合分析,當前典當行涉足于此最實際的出路,應該還是在于民品。比如世界上第一個典當網絡平臺,是美國的一家名為Pawnbrfoker.Com的典當網絡公司,早在1999年就在納斯達克上市,其最高峰時加盟典當行達到3000多家,占全美國典當行總數的1/5,在其平臺上共有2億件各類當物尋找買主等待變現,其中包括高檔珠寶、名表、電器、樂器、收藏品等,為廣大消費者購買二手貨創造了便利條件,這或者也是啟發國內一眾平臺與行業的一條思路。
    與此同時,“典當行傳統的操作方式,從調查評估到當后管理,我們全部是靠人一個個跑市場,面對面處理,而互聯網金融是靠大數據來解決信息不對稱問題……長期以來,整個行業的創新主要集中在理財端,大部分平臺比拼的是產品設計和營銷獲客能力,目前該行業正在洗牌,能否擁有更優質的資產來源與健全的風控模式,將成為突出重圍的關鍵,而這正是典當行所具備的優勢。”合肥皖通典當行副總經理王琦認為。
    無論如何,必須承認,單純靠息差生存的模式也是行業感到寒冬來臨的原因,“既然有興趣走近互聯網,行業本身應從擺脫重資產模式,轉化為輕資產模式,并且平臺也要在這種合作中充分考慮讓典當企業發揮在本地經濟中的參與者作用,這樣才能擁有藍海。”張智淼的建議在一定程度上道出了業界普遍心聲。

 
 

分享到: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6-12 16:12:04  【打印此頁】  【關閉

新聞資訊

和信彩票【唯一】官网欢迎您! 珲春市| 永城市| 桑植县| 余干县| 库车县| 留坝县| 罗江县| 游戏| 南昌市| 湘潭县| 新沂市| 甘孜县| 长白| 蒲江县| 家居| 石棉县| 尼勒克县| 凯里市| 志丹县| 合山市| 阿拉善盟| 河源市| 外汇| 兴国县| 玉山县| 剑阁县| 陵川县| 高州市| 新宁县| 东源县| 房产| 丰顺县| 萝北县| 东乌| 延安市| 浮山县| 桑日县| 松原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