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析

特殊的典當合同糾紛

(一)首部
1.裁判書字號
一審判決書:天津市和平區人民法院(1999)和經初字第320號。
二審裁定書: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00)津一中經終字第214號。
2.案由:典當合同糾紛案。
3.訴訟雙方
原告;天津市鑫隆典當行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劉懷義,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一、二審):朱銘,經理。
委托代理人(一、二審):紀可奇,干部。
被告:毛迪平,男,1959年1月18日出生,漢族,天津外總集團有限公司職2120;
被告:鄧欣,女,1973年2月11日出生,無職業。
被告:天津外總集團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周紹光,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一審):金承先,法律室主任。
委托代理人(一、二審):龐浩然,職員。
4.審級:二審。
5.審判機關和審判組織
一審法院:天津市和平區人民法院。
合議庭組成人員:審判長:竇春香;代理審判員:侯振華、張華輝。
二審法院: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合議庭組成人員:審判長:韓志芬;代理審判員:趙偉、沈劍輝。
6.審結時間
一審審結時間:1999年12月6日。
二審審結時間:2000年9月26日。
(二)一審訴辯主張
1.原告訴稱:1997年6月3日,二被告毛迪平、鄧欣在原告處辦理典當質押貸款50000元整,當期一個半月,利息1 600元。1997年7月17日,被告毛迪平償還了1 600元利息,并辦理了續當手續。續當期滿后,原告多次向二被告毛迪平、鄧欣催要,并將二被告用以質押的部分到期存單的本息共計5 382.39元取出,用以沖抵典當款的部分利息。此后,原告在向被告毛迪平催要典當款過程中,被告天津外總集團有限公司出具了擔保書。至今被告毛迪平未償付典當款本金及利息,故向法院起訴,要求三被告償還典當質押的貸款本息65 000元。
2.被告毛迪平辯稱:承認原告所述典當、續當及欠典當款本息的事實,典當款已由鄧欣使用,原告不能將質押存單變現主要是因為質押票據所有人鄧欣將密碼遺忘,而現在國內又無法找到鄧欣本人所致。
3.被告天津外總集團有限公司辯稱:我公司于1997年5月8日,經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同意更名為現名稱,我公司從未給被告毛迪平出具擔保書,被告毛迪平向原告提供的擔保書,系毛迪平利用已作廢的天津市對外貿易總公司糧油食品一部圖章為自己進行擔保,應由其本人承擔民事責任。
(三)一審事實和證據
天津市和平區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1997年6月3日,被告毛迪平持被告鄧欣名下在中國銀行天津河西支行中環儲蓄所儲蓄的54 572.56元人民幣定期存單一張(存單賬號4028511---03010192471),中國工商銀行天津市分行和平支行儲蓄的5000元人民幣存單一張(存單賬號313---01---085760—3)及中國農業銀行天津分行1997年國庫券10000元定期三年的收款憑證一張(憑證賬號0058),在原告處辦理了典當質押貸款50 000元整,典當期限自1997年6月3日起至1997年7月17日止,共一個半月,利息1 600元。被告毛迪平在當據“典當人”一欄簽名“鄧欣”。1997年7月17日,典當期滿,被告毛迪平交付原告利息1 600元,并辦理了續當手續,在該續當當據“典當人”欄由被告毛迪平簽署“毛迪平”、“鄧欣”。1998年6月25日,原告將被告鄧欣名下的中國工商銀行天津市分行和平支行5 000元到期存單的本金及利息共計5 382.29元取出沖抵典當款的部分利息。另兩張存單因原告不知道存單密碼或未到期而未能兌現。1998年10月27日,被告毛迪平向原告提供蓋有天津市對外貿易總公司糧油食品一部章的保證書,載明:如被告毛迪平未能償還典當行本息,由外貿公司負責償還。至今被告毛迪平、鄧欣尚未歸還典當質押貸款的本金50 000元及約定利息2 500元。
被告天津外總集團有限公司在1997年5月8日即由天津市對外貿易總公司變更為現名稱。被告毛迪平系該單位下設職能部門糧油食品一部的職工,該糧油食品一部已于1998年初被撤銷。
(四)一審判案理由
津市和平區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原告系經依法注冊的典當企業,應嚴格依法辦理相關的典當業務,而原告在與被告毛迪乎、鄧欣進行典當貸款時不僅未按規定對設定碼的存單進行嚴格審查,且在兩次典當過程中均未有存單所有人被告鄧欣的親筆簽名,是由被告毛迪平代簽,對于被告毛迪平的代簽行為是否經過授權,被告鄧欣是否認可等事實,由于被告鄧欣未到庭答辯,對于被告毛迪平的行為是認可或追認處于不確定狀態,而原告又不能提供有力的證據,本院難以查證。故原告請求被告毛迪平、鄧欣給付典當的要求本院難以支持。對于被告毛迪平向原告提交蓋有天津市對外貿易總公司糧油食品部章的保證書,此保證書并非被告天渺l、總集團有限公司的真實意思表示,·且原糧油食品一部只是一個職能部門;也不具有保證人的主體資格,更何況早已撤銷。該保證書是被告毛迪平利用作廢的部門章為自己實施的擔保,其行為應當確認無效,被告天津外總集團有限公司不應承擔保證責任。
(五)一審定案結論
天津市和平區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條、第六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缺席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六)二審情況
一審判決后,原告不服,以原告與被告鄧欣、毛迪平的典當行為有效為由上訴于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在上訴期間,原告又以雙方當事人在庭下已和解為由,申請撤回上訴。
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的規定,裁定如下:準許上訴人天津市鑫隆典當行有限公司撤回上訴,雙方均按原審判決執行。上訴受理費2 460元減半收取1 230元,由上訴人承擔。
(七)解說
這是一起特殊的典當合同糾紛,該典當合同的效力和被告天津外總集團有限公司是否應承擔擔保證責任,是正確處理本案的兩個關鍵問題。
1.關于典當合同的效力。本案中的典當合同屬于效力約定的合同。被告毛迪平將被告鄧欣所有的三個存單以鄧欣為典當人辦理典當及續當手續,對于被告毛迪平的行為,被告鄧欣是否授權委托、認可或追認,這必須經過追認,可以使這種代理行為有效,如不予追認則導致合同無效。但在本案審理過程中,由于被告鄧欣未答辯未出庭應訴,其意思表示無從考查,而原告又不能提供被告鄧欣委托授權辦理典當質押貸款的有效證據,因此,依照合同法第四十八條的立法精神,合議庭對該典當合同做出了效力未定的認定。之所以做出上述認定,主要是考慮維護典當關系的穩定和維護典當合同的相對人即典當行的利益,這樣,事后一旦被告鄧欣對被告毛迪平的代理行為予以追認,就使雙方典當合同從成立時產生法律效力,作為被代理人鄧欣就應對典當的法律后果承擔相應責任。

2.關于被告天津外總集團有限公司承擔保證責任的問題。在本案中,雖然主合同處于效力未定狀態,但該擔保合同形成并非被告天津外總集團有限公司的真實意思表示,而是其單位工作人員被告毛迪平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將已作廢的部門章出具了擔保函,蓋章單位不具備保證人的主體資格,而且最高人民法院法函1992年113號《關于企業職工利用本單位公章為自己實施的民事行為的擔保,企業是否應承擔擔保責任》中已明確該行為應當確認無效。因此,該案被告天津外總集團有限公司不應承擔擔保責任。

分享到: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4-10 09:34:51  【打印此頁】  【關閉

政策法規

和信彩票【唯一】官网欢迎您! 周至县| 南昌县| 嘉荫县| 威海市| 阜宁县| 汝阳县| 隆化县| 宜君县| 探索| 马关县| 抚远县| 井陉县| 广丰县| 泗水县| 库尔勒市| 四平市| 莒南县| 嵊泗县| 桃园县| 香港| 哈巴河县| 唐海县| 泸定县| 南靖县| 维西| 布尔津县| 榆社县| 永嘉县| 泰来县| 株洲市| 蚌埠市| 枝江市| 璧山县| 乐昌市| 策勒县| 石景山区| 遵化市| 河南省|